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 >>汽车新闻>>正文

                                                    蔚来公司-大部分互联网人并不是很接受新造车这件事

                                                    陈建州维护范玮琪

                                                    就像一個廚子,當你自己真的做了那道菜以後,你才會發現,實際烹飪的過程非常艱辛。與當年的樂視汽車相比,蔚來面臨的輿論環境並不好。因為樂視汽車的失敗,媒體和公眾更傾向於謹慎、保守甚至負面地去看待蔚來。它不僅要趟過企業發展中的每一個坎兒,還得肩負着外界的質疑。

                                                    友商的HR則摩拳擦掌做好了挖人的準備,因為「李斌招的人都很厲害,蔚來人整體素質不錯」。一兩年前,她曾不止一次地向蔚來員工伸出橄欖枝,但根本挖不動,「他們都覺得蔚來能成功,大家想賭一把」。

                                                    面試我的是一個互聯網人,他在我面前強撐着裝作很懂車的樣子,但是很蒼白。我開玩笑說,第一次見到這麼不懂車還說得這麼一本正經的人。那段時間蔚來快速擴張,一口氣從大眾、克萊斯勒、觀致挖了很多有整車背景的人才,我在蔚來遇到過很多前同事。

                                                    我覺得挺可惜。換一家公司,你會發現它們還是在抄蔚來,而且抄得很笨拙。但我還是勸自己團隊的人,現在行情不好,能走早走,不然以後還要跟被其他公司裁掉的人搶飯碗。蔚來算不錯了,市面上很多公司不裁員,直接欠薪到你受不了自己走人。

                                                    (應受訪者要求,除李斌和庄莉外,本文所有人物均為化名)

                                                    蔚來在五棵松體育中心舉辦第一場NIO Day的時候,觀眾像買手機一樣買車,幾分鐘好幾萬單,連後台的訂單系統都被壓爆了,那種瘋狂讓人難以想象。投資機構排着隊要給蔚來投錢,託人找關係也想投進來,那時主動權在蔚來手裡,機構名字響噹噹的才能投。

                                                    一時間,無數種猜測如潮水般湧向這個「只有4歲的孩子」,其中不乏質疑與唱衰。為了尋找答案,我們和這些離開蔚來的年輕人聊了聊。

                                                    李斌是個好人。蔚來給員工的空間、待遇比很多傳統主機廠高一個檔次,每名員工都有每年三四千元的旅遊基金,專款專用,幾乎是像傻子一樣對員工好的。作為一家企業,蔚來對員工來說沒得說,是一家好公司。但整個商業模式不成功,產品不成功,這個沒辦法。

                                                    你看《樂隊的夏天》嗎?在蔚來的時候,我們偶爾會一起看這個節目,我看哭了好幾次。

                                                    入職蔚來一年後,我毅然降薪回到了互聯網行業。

                                                    當年真是意氣風發,可惜這種亢奮的狀態只持續到了去年年底。第一波交付后,藍屏、失控、質量差等吐槽洶湧而至。到後來大家都慌了,用戶怎麼都不買?

                                                    但創業太艱難了,可以說九死一生,造車更是所有創業項目中難度最高的。特斯拉和馬斯克經歷過的那些挫折,蔚來都會經歷。

                                                    加入蔚來后,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非常近距離地跟着李斌工作。我親眼見證,為了蔚來,李斌其實付出了很多。

                                                    那是在2017年,我離開待膩了的傳統車企巨頭,想到互聯網公司看一看,正好蔚來標榜要做一個「革命者」。

                                                    只可惜蔚來並沒有找到可持續的盈利模式。靠賣車沒法賺錢,因為銷量太少;靠服務也不靠譜,因為成本太高。所有人都在催着蔚來要成績,它除了削減開支和多賣車別無他法。這也是蔚來今年裁員和自燃召回事件的導火索。

                                                    我個人也不是很看好新造車。跟傳統汽車相比,它的優勢是什麼?我覺得沒有。新造車也是挖傳統車企的人,但核心技術是挖不走的。

                                                    這些互聯網人很天真,但天真的人最容易爆發戰鬥力。

                                                    不過這份工作也很累。蔚來顧問是群里的第一觸點,其他人看到信息不會主動回復,大小事宜都得我們處理,而且要24小時待命,秒回車主需求。你想想,假設每天都要跟20個甚至50個人聊心事說晚安,能忙得過來嗎?

                                                    蔚來是家非常願意花錢跟用戶做朋友的公司。很多人認為NIO House是干燒錢,但蔚來從不覺得店貴。王府井(600859)的NIO House年租金8000萬,但公司覺得這個店帶來的傳播效應物超所值,還能為車主提供高品質服務。

                                                    其實我從沒覺得期權有多重要,這不就是為了圈人的東西嗎?那時蔚來人人持股,基本2017年前入職的都有期權,我又不是創始人或高層,有期權不代表能實現財富自由。最後,沒等蔚來上市我就跑了。

                                                    有時候我挺心疼李斌的。他知道問題在哪,但他是互聯網公司出身,不知道該怎麼解決。

                                                    我是個特別有好奇心的人,離開蔚來也是想去新的領域,嘗試別人沒有做過的事。但如果將來李斌去做其他的事業,我依然願意奮不顧身地追隨他,幫他實現理想。

                                                    一家車企的參數數據,是不可能跟着人走的。如果將來新能源汽車能做成,也是傳統車企做出來的,互聯網造車不太行得通。有些東西你是copy不走的,這些copy不走的東西才是支撐企業一直走下去的核心競爭力。

                                                    3年時間,我去了3家新造車公司,從特斯拉開始,到蔚來結束。如果沒有放棄,我現在應該已經順利拿到理想汽車的高薪崗位了,但我寧願換一個行業,從頭開始。

                                                    比如我們要做數據模型,產品說那明天我拿9輛車在路上測試。但這太少了,至少要收集好幾個月的數據才行。再比如,他認為賣100萬輛車拿出1萬輛車的測試數據就可以了,但1萬輛車的數據怎麼可能涵蓋100萬輛車。他們老說,等我們有數據的時候,競爭對手都已經做出來了,那就錯失良機了。但其實是他們不懂互聯網。

                                                    她是個「可怕」的上司,但也是個好老闆。她對工作非常嚴格,但有什麼好機會或者福利都會積極幫我們爭取。雖然平時私下接觸並不多,但我能感覺到她對我們這幫人是真心實意的。

                                                    「拉數據,看業績,裁員是不定期的。」王樂告訴未來汽車日報(ID:auto-time)。有人不安地預測優化比例將達到30%左右,有人覺得適當的優勝劣汰對公司而言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還有人。但他們幾乎不約而同地認定,「李斌是個好人」。

                                                    這也怪我自己。如果當年沒有離開特斯拉,現在的我應該還不錯。

                                                    我暫時還沒有主動去找工作,因為不知道自己該看好哪一個行業。我想在下一家公司學到真本事,讓自己變得更有價值和稀缺性,哪怕工資並不高。但希望3年後,我可以很自信地去找騰訊,而不是擔心騰訊拒絕我,看不到我。

                                                    離開蔚來,是因為我對汽車銷售行業失去了信心。我在這個行業雖然值錢,但出去就很難找到其他機會。哪怕5年10年後我升到了總監甚至VP職級,但如果行業垮了或公司倒閉了,我又該怎麼辦呢?

                                                    「我覺得自己可以改變世界,但夢想當不了飯吃」

                                                    有句流行語叫「PPT造車」,蔚來也有這個問題。因為人員冗雜、業務重疊,大家都想搶活搶功勞,而PPT做得漂亮的人往往比幹活認真的人更受歡迎。

                                                    其實到了我這個年紀,錢沒那麼重要,關鍵是真想做點事。上一份工作,我在一家互聯網大廠,每天準點上下班,按時交需求,感覺挺無聊。我不想就這樣做一顆螺絲釘,於是裸辭了。2016年的蔚來只是個名不經傳的小公司,但我遇到了庄莉(蔚來軟件發展(中國)前副總裁)。

                                                    去年下半年,各行業很多企業瘋狂去挖蔚來的人,連星巴克都在挖,覺得蔚來是個寶藏。那段時間很多蔚來的同事離開,有的去互聯網行業,有的重回主機廠,小鵬、前途、特斯拉、愛馳這幾大造車新勢力的管理人員,也有很多是我之前在蔚來的同事。

                                                    我的工作是蔚來顧問,就是要全方位地幫車主解決問題。蔚來用戶的任何抱怨我們都會全力解決,哪怕只是哄你開心也好。

                                                    來蔚來之前,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加入這家公司。我過去一直在傳統主機廠工作,到蔚來面試完全是抱着交流的心態,只是好奇互聯網造車與傳統主機廠在理念和行事風格上的不同。但就在那次面試中,直線領導、部門主管和HR他們3個人用非常真誠的回答打動了我。面試完走出公司還沒打到車,獵頭就告訴我已經準備給我出offer了。在蔚來,我從李斌身上和公司文化中收穫了很多。

                                                    所以我離開了,人總不可能一輩子就指望跟着老闆,我還是需要有自己的規劃。萬一老闆哪天出國了,或者有其他想法呢?我不可能一直跟着她。很多主動離開蔚來的人,還是回到互聯網了,這也在情理之中。你本來就是做互聯網的,不回到互聯網能幹什麼呢?

                                                    庄莉走後,蔚來研發部門陷入了群龍無首的境地。技術的主心骨沒了。後來負責研發的領導雖然也做過技術,但主要還是產品思維,不考慮可實施性。蔚來的系統一直做得不好,這是個遺憾,但未來也不會變好,因為沒人真的懂這塊了。

                                                    新造車之所以這麼難,是因為技術積累很重要。傳統車企研究了幾十年,模式已經非常成熟,新造車才幾年?汽車不像3C數碼產品,花幾千塊錢買一個試試也未嘗不可。一輛電動車40多萬元,大部分人很難有這個財力,就為了嘗鮮買車。在蔚來待久了,我甚至覺得電動車是個偽命題。你能說出電動車比燃油車好在哪兒嗎?反正我自己是不會買電動車的。

                                                    後期蔚來沒錢了,找投資機構都找不到人,福利也變差,先是限制只能在國內旅遊,到去年年底索性取消了旅遊基金。大家討論的內容,也變成了這個月要裁員了,我們下個月還有錢發工資嗎?

                                                    從拿到offer到正式提出離職,我考慮了5個月,還是抓住了最後的機會。蔚來不是國企,老了失業怎麼辦?畢竟造車新勢力沒幾家,還是互聯網公司機會更多。

                                                    所以我總說,應該給這些吃了太多苦頭的人,多一點耐心和時間,而不是以當下的成效去評判他們。

                                                    離開蔚來,我想做點自己喜歡的事。

                                                    蔚來給我的感覺並不像創業公司,體量大,職級明確。我去上海出差也是公司打點全部行程,機票由公司訂,住五星級酒店,每天飯補250元,還有交通補助等,待遇可以跟互聯網大廠媲美。那時車還沒影兒,所以工作很清閑,幾點去幾點走都沒人管,把事情做完就行了,氛圍很像外企。

                                                    那些老一輩的音樂人,他們唱的歌才是我們的故事、我們的年代。以前都說2000年後會更好,但沒想到2000年後生活質量是上去了,但我並沒有更快樂。

                                                    蔚來花了上億元在用戶運營以及門店上,說直白點就是拍用戶馬屁,卻沒有想用這筆錢好好打磨產品。其實用戶並不在乎你馬屁拍得多好,在乎的是產品力,車好不好,安不安全。

                                                    客觀地說,蔚來打造品牌的能力和力度,國內沒有一家主機廠比得上,可以說在上半場已經做到了一百分。

                                                    這也許是公司領導人風格決定的。有時候,我都替李斌感到心累,因為他太負責,管理面面俱到。從公司未來前景到產品細節,就連活動海報的字體、字號都得他親自拍板。下面的人沒有決策權,不敢做判斷,只要聽老闆的話實施就好了。但其實大家都想盡一份力,想把事做好。

                                                    這意味着,賣多少輛車就有多少個微信群。蔚來顧問每月每個群能拿到100元服務獎金,如果已經賣了300輛車,那每個月固定收入就有3萬元,加上底薪、提成近5萬元。我們不需要再去賣車,陪車主聊天就好了。

                                                    我記得有一次車展,他因故延遲了此前約好的採訪,七八個主流媒體等了他一個多小時。我到處找他,發現他正在展廳外處理用戶排隊領盒飯的事。因為他覺得這個體驗不好,不能解決用戶吃飯的問題,所以就一直在外面維護秩序,一定要解決了才走。

                                                    「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如果李斌做其他事業,我還願意奮不顧身地追隨他」

                                                    我是因為庄莉加入蔚來的,最終也因為庄莉離開。

                                                    我們每賣一輛車,就會為車主建一個專屬微信群。群里有十幾個人,從蔚來顧問、交付員、充電加電專員、維修專員、經理以及城市主管等等,涉及到售前售後的所有人員都在。車主有事,群里會迅速反饋。

                                                    這麼說挺傻的,但那時我們真的覺得自己可以改變世界。

                                                    為了把主要精力投入位於上海的蔚來總部,他辭去了易車CEO的職位,回北京家中看孩子的時間也從周末兩天慢慢變成了每周一天,甚至兩周才回家一次。有一次,他太太在杭州主持完活動約他在上海吃飯,都到餐廳點好菜了,李斌最後還是因為開會沒能抽身赴約。還有一年跨年,公司同事擔心他綳太緊,一定要拉他去東北滑雪放鬆一下。但恰好公司預購系統出了點小問題,結果他只度了半天假就又趕了回來。

                                                    對於蔚來內部的「鬥智斗勇」,我們有一個詞叫「811」。就是100個人里有10個人在創業,80個人在圍觀,還有10個人搗亂,睜眼說瞎話,還搞辦公室政治。說白了,這就叫外行領導內行。最高層對很多事情的態度決定整個公司的基因。

                                                    那時我們雄心萬丈,覺得這就是中國的特斯拉,甚至要超越特斯拉。

                                                    從今年開始,公司裁員波及充電、加電、維修等各部門,裁員之後人手不夠,導致服務也跟不上了。用戶陸續發出一些抱怨,但最終也只能接受現實。忙不過來能怎麼辦呢?公司總不能倒閉,如果這個品牌倒了,就更沒人服務了。

                                                    雖然有時候工作節奏是996,但在那種自我感覺能改變世界的狀態下,根本不會覺得辛苦。閑暇時聊天,討論的全是我們的股價什麼時候超過特斯拉,我們什麼時候把車賣到國外。雖然在蔚來沒有實現財富自由,但我覺得蔚來是當時整個市場上最有趣的公司,那是一段非常有趣的經歷。

                                                    他說過要傻傻地對用戶好,真的是非常真心的。

                                                    到處皆是圍城。作者 | 程瀟熠編輯 | 吳岩7月下旬,王樂離開那天,蔚來北京已經不招人了,辦離職手續的人比往常要多。手續辦得很快,以至於她內心還有一絲不舍。但在拿到離職證明的瞬間,她一下感覺「自由了」。

                                                    「創業本來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何況造車這種燒錢的事。」王樂離開了蔚來,但她始終相信這是一家偉大的公司,感激這段人生經歷。

                                                    自今年3月,蔚來創始人兼董事長李斌在一封內部信中宣布將啟動末位淘汰制以來,裁員的陰霾始終籠罩在這家知名度最高的造車新勢力上空,也壓在每一個離開或打算離開的員工心頭。再加上分拆NIO power獨立融資造血、出售FE賽車隊等消息,種種跡象表明,這家肯為用戶一擲千金的公司沒錢了。

                                                    對他們來說,前面的路還很長。

                                                    「有些東西你是copy不走的,那才是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她是我的面試官,嚴肅板正,但一開口我就能感覺到她是個專業過硬的人。當時她說,蔚來將來要上市,我們能一起做一些不一樣的事,這也正符合我當時的職業規劃。於是我就死心塌地跟着她幹了。

                                                    在待的3家造車公司里,我還是挺喜歡蔚來的。雖然我跟李斌沒有直接接觸,但線下活動他都會親自過來,線上也積極解決問題。我覺得他是個願意做實事、有勇有謀的好老闆。也是因為他,蔚來在造車新勢力中還算做得不錯,而且在模仿特斯拉的基礎上有所創新。

                                                    然而,夢想當不了飯吃,努力工作換不來相應的回報總會心理不平衡。但我沒有放棄資本不斷入場的新造車風口,而是輾轉加入了蔚來。

                                                    從蔚來汽車跳到另一家造車新勢力,看着大家傻開心,充滿迷之自信,我挺難過的。這讓我想起自己第一次到蔚來時的場景。大家熱情高漲,渾身都是力氣,但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去做。

                                                    我所在的上一家公司團隊混亂,是庄莉把我挖到了蔚來。同事都是熟悉的人,給的待遇、期權也不錯,公司上市后在北京付個房子首付應該不成問題。不過我對造車沒什麼情懷,也沒打算在蔚來長待,只是想找一份工作賺錢養家。

                                                    生活還是有無限種可能,就像庄莉走之前留下的刺蝟樂隊的那句歌詞,「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不過,在蔚來工作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美好。我又過上了11點之前上班,坐在電腦前日復一日的生活。而且我所在的部門在蔚來沒有話語權,我感覺自己就像工具和傀儡一樣被推着走。

                                                    產品的設想和跟技術能實現的東西是有隔閡的。蔚來很多負責產品的人來自傳統車企,不懂互聯網,也不懂機器學習。他們比較理想化,很多事情都只是基於他們的想象,要跟他們解釋清楚為什麼做不了也挺困難的。

                                                    但過了幾周,我就開始有危機感了。我在蔚來做的事沒什麼技術含量,產品提的需求也不明確。有一次,產品拍腦袋想了一個需求,要求我幫他做一個預估用戶空閑時間的模型,預估用戶開車會到哪個目的地,哪個時間段在哪個地點,然後用戶可以使用自動訂閱功能一鍵下單,自動加電。我能理解他的訴求,也知道要是做出來車肯定能大賣,但目前人的行為沒法預估,這個根本實現不了。

                                                    蔚來有一句話叫傻傻地對用戶好,落到執行層面更誇張。在上海中心開家高大上的店,結果去店裡最多的是吹空調的大爺大媽。辦活動特別捨得花錢,以至於用戶覺得你們是不是傻,又送這個又送那個。問題在於,這些活動看上去很熱鬧,但對核心業務汽車銷售沒有實質幫助。

                                                    其實那時候,大部分互聯網人並不是很接受新造車這件事,覺得技術不過關,很多人去蔚來都是衝著庄莉。我在面試一些候選人時也發現,優質人才還是更偏向百度、阿里這些大廠,不見得會來蔚來。

                                                    有一次大家在會議室討論公司面臨的問題,個個都很沮喪,但是他一推門進來,就覺得整個房間都被點亮了。他聲音很洪亮,當時就讓人覺得眼前的困難算不了什麼,應該跳脫出來,奔着我們的終極使命持續努力,重拾信心。在激勵別人方面,他確實有超出常人的特殊能力。

                                                    要不是因為車爛,蔚來真是有機會的。

                                                    蔚來第一批車主絕大多數是家裡有兩台車,買來玩玩的。但真正想出一款走量車,大家關注的東西會非常全面務實。蔚來學特斯拉不學核心的電池管理,就好像你跟着學霸不學人家學習,學人家喝酒泡妞,一考試就傻眼了。NIO House里的咖啡多拉個花,那有什麼用?

                                                    3年過去,李斌肉眼可見地老了,從「小鮮肉」變成了「老臘肉」,顏值直線下滑,但他的樂觀和感染力還在。

                                                    李斌很有個人魅力,但他這個人不適合造車,適合賣車。

                                                    2016年,出於對馬斯克的崇拜,我一畢業就去了特斯拉做銷售。特斯拉沒有加班費,賣一輛80萬元的車提成只有200元,但我們經常自發從早上9點一直加班到凌晨1點。特斯拉很多員工家裡不缺錢,我們不是為了錢,是為了夢想。

                                                    雖然我已經不年輕了,但總覺得自己還有很多可能性。其實我從小就不喜歡計算機,一直想學文學。可惜一直多年不寫文章已經是提筆忘字了。現在我有點想嘗試銷售崗位,體驗不一樣的生活。

                                                    蔚來ES8續航在冬季會相對衰減得更厲害,他就在今年春節去了北方的4個省,一個挨一個站點地去了解用戶的真實反饋,希望尋求他們的諒解。

                                                    業內有句話,叫「蔚來沒未來,前途沒前途」,我覺得說得挺對的。造車新勢力里,我個人看好的一家都沒有。雖然每家都high得不得了,但到今年年底就該大洗牌了。我相信蔚來一定會活下去,但很有可能被收購。

                                                    「那時我們雄心萬丈,覺得蔚來就是中國的特斯拉」

                                                    這不是一個夢想破滅的故事,而是關乎選擇和新生。有人奔向新的未來,有人繼續為理想堅守。

                                                    今日关键词:哪吒票房破49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