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行业当地-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152家已申报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后发现

冰激淋引起的血案

比如華潤微電子所處的半導體製造業屬於資金密集型行業,其一套成體系的芯片製造設備採購成本往往耗資達到百億級別,並需要計提6-8年的折舊期,並經過較長的財務虧損期,甚至導致創投資本進入該行業的積極性都相對較弱。從海外和我國台灣地區半導體產業發展經驗來看,該產業的發展往往離不開政府補助和產業基金的扶持。

這種現象,也成為一些科創板公司備受市場質疑的因素。

雖然北京公司數量較多,但其密集申報之下能否保證發行人質量也被市場所關切,截至目前已有3家來自北京地區的科創板排隊公司撤回首發申請,被視為這一隱憂的腳註。

統計同時顯示,北京、上海、廣東、江蘇四個地區也分別是全國貢獻軟件、半導體、電子、智能製造四大領域科創板公司最多的地區。

例如已申報上市的華潤微電子2016年、2017年凈利潤均為負,2018年方才扭虧為盈,三年累計歸母公司凈利潤為1.97億元,而同期的累計獲政府補助規模則高達2.66億元。

21世紀資本研究院統計數據發現,截至8月14日,共有152家科創板公司處於擬上市或上市狀態(包含已終止審核企業),共分佈在18個省、直轄市的45座城市(其中有1家註冊地為境外)。

再比如,生物製藥行業的創新葯研發需要前期的巨大資金投入,而在藥品獲批前的較長時間的臨床期卻無法為企業帶來利潤,這也導致該行業往往需要當地政府給予相應的產業補助。

經營補助透視在科創板公司中,幾乎99%以上的公司都得到過當地政府的相關補助,作為科創板申報的會計附註信息,這成為當地政府對相關科創產業孵化的一種直觀證明。

8月13日,江蘇的生物醫藥企業前沿生物的申報科創板上市申請獲得受理,這進一步擴大了科創板擬IPO公司的排隊陣容。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科創板公司的業績對政府補助具有較高的依賴度也頗具爭議。

我們認為,和科創企業較為集中北上廣深一線地區相比,中西部省份在產業集群、人才、資金、科技資源等要素上存在明顯短板,是導致其不得不在上市費用環節來強化補貼,以促進當地企業的上市發展。

從已申報上市的152家科創板公司來看,其所在的地域和行業既是對當地產業發展重點方向的折射,亦可呈現出不同區域對科創板及科創企業的支持成果。

從多家保薦機構的反饋來看,不少省市一級的地方政府在不遺餘力推動運作當地企業登陸科創板上市,無論針對科創行業的政府補助,還是針對成功上市所承諾的財政補貼,都成為地方政府支持當地企業搶灘科創板的真金白銀之舉措。

在一些科創板公司中,較高的政府補助佔比也折射出相應的行業特徵。統計顯示,近三年累計政府補助占收入比最高超過5%的科創板公司共20家,集中在智能製造、半導體、生物醫藥、電子通訊等新興領域。

數據顯示,更大規模的政府補助往往存在於特定行業之中。其中近三年來累計政府補助最高的三家公司為和艦芯片(已終止)、天合光能、中微公司,均為半導體及設備製造行業。

與此同時,杭州、無錫、武漢三座城市分別以7家、5家和4家的科創板公司數量貢獻,位列全部城市的第6、7、8位;此外成都、南京、天津三座城市貢獻企業為3家,青島、西安、長沙、寧波、濟南、湖州、鎮江、梅州、龍岩9座城市各貢獻企業為2家。

毫無疑問,一場輸送科創板企業上市發展的區域間的無形戰爭就此打響。21世紀資本研究院在此就科創板企業貢獻數量、政府補助規模、上市補貼政策等維度,針對不同地區支持科創板企業的力度進行了分析與呈現。

地域成績單某一省市所貢獻的科創板公司數量,無疑是當地支持科創企業成績的最直接結果。

一些省市則給予成功上市企業以明確的現金獎勵。例如北京市兩級財政給予發行人的上市補貼最高達600萬;江蘇省對於科創板上市企業一次性給予300萬元資助;安徽省對科創板上市的民營企業給予200萬獎勵;山東省濟南市對科創板上市企業的一次性補助則為600萬元。

對作為發行人的科創企業而言,從幾百萬到上千萬元的上市補貼,究其實質是對發行費用的對沖和覆蓋;從轉移支付的角度看,實際上是地方政府在為當地企業上市發行「扛成本」。

這一現象顯然與發達地區坐擁區位、人才、資金、信息、產業集群等諸多優勢因此具有較強的科創企業孵化能力有關。經濟發達省份,往往能夠吸引更多資金和人才聚集,並形成產業聚合,而一些科創板種子選手也就此而生。

在誕生科創板公司的45座城市中,高達25座、佔比超過一半的城市僅貢獻了1家科創板公司。

相比之下,一些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的現金獎勵則更加豐厚。例如雲南省提出推進企業上市倍增三年行動方案,對科創板上市的企業給予1600萬元獎勵;陝西西安高新區則提出科創板上市企業可分階段獲得最高1000萬元的獎勵。

例如廣東省廣州市早在去年底就下發《加快推進創新企業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和香港交易所上市行動方案》,提出對科創板和香港交易所的科技創新企業在申報相關科技計劃等項目時享受各項財稅支持政策,並提出力爭2020年廣州全市科技創新企業在科創板上市數量位居全國前列。

對此我們認為,在一些具有科創屬性的特殊行業中,地方政府或產業基金進行適當投入參与和財政補助是一種常態。

統計顯示,上述政府補助占收入比超過5%的20家公司,在地區分佈上也呈現出一定的特性。其中廣東省佔據此類公司的數量最多,達到4家,上海、江蘇各有3家,安徽、四川各有2家。

統計顯示,上述5個省市的科創板公司數量合計達117家,佔比超過當前全部科創板公司的四分之三。

據21世紀資本研究院統計公開資料發現,目前包括北京、上海、廣東、安徽、山東、江蘇、雲南等不少於17個省市地區先後為科創板制定了上市鼓勵政策。

在科創板的上市補貼政策中,部分地方政府體現出了較高的執行力。據21世紀資本研究院確認,日前某西部大省在當地某科創板企業成功上市后,政策承諾給予發行人和保薦機構發放相關補助和獎勵款項已經到賬,這在上市補助款到賬可謂「神速」。

我們認為,不同地區對所處特定行業的科創企業給予相應的政府補助,既是對相關產業補助政策的貫徹,亦是基於長線思維對當地科創孵化能力的助推和帶動,也是一些區域實現產業轉型升級的必然選擇。

例如在2014年以來的新三板擴容中,多個地方也曾對新三板掛牌企業提供補貼,但據我們調研了解,在一些財政狀況欠佳的地級市,不乏存在一些財政補貼款至今還未下發的狀況。

事實上,不少科創企業度過「投入-虧損期」並實現規模化發展后,最終能夠實現盈利並帶動相關產業發展,而政府對相關科創企業的早期補助,亦將被未來企業發展壯大后稅收貢獻所回報,對政府、企業、當地產業而言,這將是一種三贏狀態。

21世紀資本研究院統計152家已申報科創板上市的企業后發現,絕大多數科創公司集中在經濟發達省市,其中北京、江蘇、廣東、上海、浙江分別為貢獻科創板公司的前五大省市,分別貢獻科創板公司31家、26家、25家、21家和14家。

科創板開板即將滿月之際,籌備已久的科創板雙周刊正式與您見面,創刊近二十年來,作為中國資本市場的見證與觀察者,在每一次市場變革之時,21世紀經濟報道從未缺席,這一次我們亦然。科創板作為今年乃至今後幾年資本市場改革的頭等大事,其意義已經不言而喻,在這歷史機遇滾滾而來之際,我們也將繼續秉承新聞創造價值理論,守望市場,保護投資者利益,搭建好監管與市場之橋樑。以自下而上的公司深度調查、行業深度解析與來自上層信息的獨家監管政策發佈與解析三方面內容齊頭並進,從點、線、面為您帶來科創板最全面解讀。

我們認為,這一方面和當年新三板企業掛牌規模超預期,一度超過1萬家,超出部分地區財政預期,導致款項落實遲緩;另一方面各地政府對科創板的重視程度更高,因此也提高了補助落實效率。

若合併輔導期企業統計,則貢獻科創板企業數量的地區前五位則依次為北京(58家)、上海(29家)、江蘇(27家)、廣東(21家)、浙江(17家)。

高效的上市「直補」除了對企業生產經營層面的產業補助,不少地方政府還就上市本身為當地企業提供上市鼓勵、補貼等政策。

若進一步細化到城市維度,科創板公司的數量也和當地經濟發達程度呈現出了一定的相關性。我們統計發現,152家科創板公司分別來自45座城市,其中北京、上海、深圳、蘇州、廣州五個城市的科創板公司數量最多,合計貢獻公司數量佔總數的55.26%。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統計僅包含已申報科創板上市的排隊企業,若將50家輔導期企業統計在內,則全部科創板公司的數量已達202家。

從科創板公司的行業、地域分佈狀況,亦可管窺不同地區的優勢產業。例如北京地區處於軟件行業的發行人最多,達10家。上海地區的21家科創板公司中,半導體企業佔據三分之一,達7家;廣東地區的25家科創板公司中,有6家企業處於電子行業;而在江蘇省,智能製造企業數量最多,達6家。

記者綜合數據和證監局信息統計,在處於輔導期的科創板公司中,北京仍然以27家輔導企業遙遙領先成為貢獻家數最多省市,上海、四川次之分別有8家和5家。

統計同時顯示,在上述近三年累計獲政府補助超過5000萬元的20家公司中,來自廣東、江蘇、上海的企業最多,分別各有4家之多。

21世紀資本研究院根據數據統計發現,2016年-2018年近三年合計政府補助超過5000萬元的企業共20家,其中1億元的科創板企業達12家,超過2億元的則有7家。

今日关键词:RNG战胜V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