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 >>财经新闻>>正文

之链公司-浔兴股份表示:“上市公司与甘情操夫妻、价之链之间不存在所谓3亿元的银行担保承诺

黔西牛肉粉集体涨价

甘情操:糾紛主責在潯興9月17日,甘情操通過價之鏈的微信公眾號發佈《聲明》稱:「潯興所稱合同詐騙不存在事實基礎,實為將經濟糾紛製造成刑事案件」,「本人與潯興之間民事糾紛主責在潯興」。

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價之鏈工作人員求證,該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這份聲明)確定是甘總(甘情操)那邊發出來的。」當記者追問甘情操是否在國內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不清楚。

9月15日晚間,潯興股份(002098,SZ)發佈公告稱,其控股子公司深圳價之鏈跨境電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價之鏈)總經理甘情操因涉嫌合同詐騙,已被立案偵查。

甘情操在《聲明》中稱:「潯興股份董事長簽署協議代表潯興承諾併購價之鏈後會給予不低於3億元銀行擔保授信,但併購完成後,潯興違背承諾,導致價之鏈資金困難,為避免公司現金流斷裂,不得不低價虧損銷售庫存以更快回收現金,維持現金流,避免公司現金流斷裂而破產倒閉。」

此外,潯興股份表示:「上市公司與甘情操夫妻、價之鏈之間不存在所謂3億元的銀行擔保承諾。」

9月15日晚間,潯興股份發佈公告稱:「公司於2019年9月12日收到福建省晉江市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書》,被告知:甘情操等人涉嫌合同詐騙案,已被立案偵查。」

潯興股份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稱:「甘情操是價之鏈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朱玲是副總經理,兩夫妻是《股權轉讓協議》、《盈利補償協議》的主要業績承諾方和補償方,做好價之鏈的經營管理是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副總經理的法定義務、業績承諾方的約定義務。」

針對甘情操的「潯興違約提前發起仲裁」,潯興股份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仲裁是由甘情操單方面轉移業績承諾擔保資金的根本性違約,導致上市公司申請司法凍結,引發仲裁。仲裁中,公司提出只要完善共管保證業績承諾擔保資金安全,公司願意撤回仲裁,甘情操斷然拒絕。」

甘情操在其《聲明》中指責上市公司稱:「潯興股份真實企圖是通過製造刑事案件干擾仲裁審理,其與本人糾紛的仲裁正在審理之中,其向本人以及公司經營施加壓力和干擾,同時轉移潯興股份被監管調查涉嫌內幕交易以及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注意力。」

潯興:甘情操涉嫌合同詐騙潯興股份與甘情操之間的不合由來已久。最初的導火索在於潯興股份併購的價之鏈未完成承諾業績,由此引發了雙方的糾紛。

雙方的另一個關鍵爭議點,在於是「經濟糾紛」還是「刑事責任」。對此,潯興股份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回復稱:「業績承諾及其補償責任是合同糾紛。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採取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等欺騙手段,騙取對方當事人的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是刑事責任。」

潯興:無語9月17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就甘情操發表的《聲明》中有關內容向潯興股份求證,潯興股份工作人員在電話中說道:「這個《聲明》,我們已經看過了,無語。」

潯興股份對甘情操滯留國外一事頗為憤慨,公司向記者回復道:「價之鏈是總部在深圳的電商企業,藉助亞馬遜平台實現銷售。深圳類似企業有上千家,還沒有聽說哪一家出於『經營管理需要』,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夫妻帶着孩子隱匿行蹤滯留美國近一年並且還將繼續隱匿、滯留下去,不與任何同業聯繫、不參加海外跨境電商業務交流的?」

針對甘情操《聲明》中的「向本人以及公司經營施加壓力和干擾」一說,潯興股份表示:「公司除委派董事、監事、財務總監,要求價之鏈作為上市公司子公司提供信息披露必須的財務報表、經營分析與預測、接受審計外,何時插手過價之鏈的經營管理!且一年多來,甘情操夫妻不接上市公司電話、不回上市公司郵件,連一次哪怕是電話、網絡或書面述職都沒有,更別說出席董事會、股東會了,上市公司是如何對甘情操夫妻、價之鏈經營施加壓力和干擾的?」

潯興股份在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中稱:「甘情操、朱玲夫妻攜幼子避居海外缺乏履約誠意。」《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於9月16日向潯興股份詢問甘情操是否仍然滯留國外,得到的回復是:「據公司了解,甘情操、朱玲目前仍然滯留海外,公司通過價之鏈內部管理人員以郵件方式與之聯繫。」

潯興股份此前披露,其向甘情操、朱玲等收購的價之鏈股權對價合計為5.26億元,其中1.6億元在被申請人履行完畢業績補償承諾前作為擔保金,按公司通知的方式共管。

對於仲裁的發起,甘情操也認為業績承諾期限並沒有結束,潯興股份就提前發起了仲裁。甘情操表示:「根據雙方協議,價之鏈業績承諾為三年累計業績承諾。在3年業績對賭時間才剛過一年時,為阻止價之鏈完成業績承諾,潯興股份不顧合同約定違約發起仲裁,動搖員工、銀行、供應商等合作方對公司的信心,導致銀行提前收貸,公司業績下滑。」

潯興股份在回復福建證監局監管關注函時稱,因甘情操不配合簽訂併購款的三方共管賬戶協議,用於履約保證的共管賬戶無法實現共管目的。公司稱,2018年9月4日,甘情操擅自到銀行櫃檯要求掛失存放那1.6億元的賬號,意圖轉移共管資金逃避承擔業績承諾補償義務。2018年9月6日,甘情操惡意掛失將5327.40萬元共管專項資金轉入其個人賬戶。

關於糾紛「主責在潯興」的理由,甘情操稱主要包括了:潯興違約不提供擔保;潯興違約提前發起仲裁;即使雙方糾紛,也為民事經濟糾紛,不涉及他本人任何刑事責任。

9月17日,甘情操通過價之鏈的微信公眾號發佈《價之鏈總經理關於潯興股份公告的聲明》(以下簡稱《聲明》)稱:「潯興所稱合同詐騙不存在事實基礎,實為將經濟糾紛製造成刑事案件」,「本人與潯興之間民事糾紛主責在潯興」。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就甘情操是否挪用共管賬戶資金、是否仍然滯留海外等問題向價之鏈發去了採訪函。價之鏈工作人員給出的回復是:「為了維護仲裁的公平公正,目前甘總不方便接受採訪。」

2018年10月,潯興股份披露,公司已向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提交仲裁申請,要求被申請人甘情操等向潯興股份支付業績補償款10.14億元。

今日关键词:袁泉出演徐峥囧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