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疫情工作-疫情“风暴眼”中那些检察人:最大的担忧是……

韩国新增确诊89例

汪朝暉主要負責帶領檢察幹警們做好得勝鎮的疫情防控工作。少數村民不如實報告活動軌跡,汪朝暉電話聯繫不上,只有上門談話。其中有一位村民還在睡覺,汪朝暉就在客廳里和家裡的老人解釋如實報告問題的嚴重性,一直等到他起床。在這樣細緻地摸排下,汪朝暉發現有31人存在漏報問題,最終全部補充了情況說明,消除了隱患。

“心里永远住着一个武汉”

到家第二天,武漢封城,記憶中喧囂熱鬧的城被按下了暫停鍵。父母紛紛衝上了疫情防控的第一線,一個在路口檢查,一個下沉進了社區。偶爾聽着窗外傳來救護車呼嘯而過的聲音,面臨身邊親戚朋友感染甚至去世的消息,鄭曦有時候會感覺到手足無措,心中滿是身處重點疫區的惶恐,更充斥着對回滬遙遙無期的焦慮。

在丁凱的生活里,似乎沒有什麼可以打倒他。22歲那年,他剛退伍轉業進入檢察院,跟着其他幹警們一起,1998年在簰洲灣抗洪搶險,在堤壩上駐紮了一個月,2003年又駐點排查非典疫情……不管接到什麼任務,他的第一反應都是「儘力做到百分之分」。

春節假期,汪朝暉幾乎沒有休息過一天,全身心撲在鄉鎮忙碌。「朝暉你還好嗎?千萬做好防護,親人在擔心牽挂你!」他的親人看到竹山檢察院微信發佈的工作消息,在評論區留言對一直沒有回家的他隔空喊話。

現在,丁凱常常在夜晚做很長的夢,睜開眼睛第一件事是刷新聞推送里的疫情地圖,看着紅紅綠綠的數字在眼前跳,他說自己最大的擔憂就是:「萬一中招了,孩子還那麼小,該怎麼辦?」

然而,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遠比他想象的嚴重。一開始,每天忙完了回到家,他要先在家門口脫掉衣服褲子,全都放在門外,回家消毒、洗澡后才敢和年幼的孩子接觸。到現在,他已經差不多10天沒回家了,下班了就去母親住處,偶爾給妻兒買菜送過去,只能放在門外,也不敢坐上餐桌一起吃飯。趕上飯點,就等妻子把飯菜遞出門來,直接捧着飯碗、蹲在家門口囫圇吞下。隔着門上的紗窗,遠遠地和孩子說兩句話,緩解一整天勞累的身心。

談到疫情過去后的期待,汪朝暉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院里的幹警們。他說,這段時間大家都太辛苦了,希望之後可以按國家規定給大夥安排補休調休。

「我們要講黨性、講奉獻,國家有難,匹夫有責。」汪朝暉說,疫情嚴峻來勢洶洶,我們每名檢察人員都無法獨善其身,應該主動作為,充分發揮黨員領導幹部先鋒模範作用,積极參与疫情防控宣傳教育、人員排查、村組和小區的防控等工作,全面築牢疫情防控堅強防線。

「我出門已經比較危險了,何必再叫一個人呢」

「酒精40斤一大桶,消毒液500斤超大桶,一次性醫用口罩一箱3000個,方便麵一箱12桶……」從大年二十九開始,丁凱就掰着手指算院里需要的各類防護物資,一個人跑來跑去採購。助手也不是沒有,只是他說,「我出門已經比較危險了,何必再叫一個人呢?」

疫情「風暴眼」中那些檢察人,都怎麼樣了?

正義網北京2月19日電(記者 胡玉菡)來勢洶洶的疫情是一次大考,身在湖北的人們就像被捲入這場風暴的中心地帶。有人身先士卒,沖向一線,踐行着「國家有難,匹夫有責」的信條;有人扛起一箱箱物資,為一線「逆行者」們送上「糧草」,一直忙碌未曾休息,卻不敢走進家門吃一口飯;有人返程被圍困在此,依然心系公共衛生治理……今天,記者將鏡頭對準他們——疫情「風暴眼」中的檢察人。

寫字似乎也成了她打發時間的一種方式,關注着疫情發展,心系公共衛生治理,為一篇檢察機關視角的文章梳理資料。天黑以後,她在一篇日記中寫下了自己此時此刻最大的期望:「大江大河大武漢,山川風月,江河奔流,願與你共享;熱情火辣,魚鮮蟹肥,願與你分嘗。願醫者安,願病者愈,願勇者健,願仁者喜,願冬去春來,山水依舊,願武漢歸來,中國安康!」

疫情「風暴眼」中那些檢察人:最大的擔憂是……

一條條消息從微信里傳來,有的同事奔跑在打擊危害疫情防控犯罪的一線,有的同事積极參与下沉社區、火車站、高速公路的防疫工作……他們衝鋒在前,從不計較得失,鄭曦深受鼓舞。與此同時,她在家自我隔離期間,也不忘和同事之間保持工作交流,將了解到的疫情防控做法及時向單位領導彙報。領導同事從上海寄來口罩、泡騰消毒片等防疫物資包裹,隔三差五的電話、微信問候,AB輪崗時主動接替她工作的同事,都讓她倍感溫暖。

「疫情防控,檢察長必須到崗!」疫情剛暴發時,湖北省竹山縣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汪朝暉感受到一種強烈的使命感,正月初一立刻從十堰市的家中往竹山縣趕。沒想到當時公路已被堵死,他只能在房縣和竹山縣交界處下車,步行一個多小時后才遇到村民的皮卡車經過,喊一嗓子趕緊搭上車。汪朝暉一路走走停停,搭了三次車,經過四道卡口,歷時五個小時終於回到了縣城。

武漢市檢察院現有99人下沉到社區一線開展疫情防控工作,17人深入片區、醫院開展醫療救治督導工作。丁凱所在的司法行政事務管理局行管科負責單位採購、物資發放,為檢察幹警做好後勤保障工作。「怎麼可能不忙?每個人都要領物資,我光是在檢察院大樓里都可以走一萬多步。」

「疫情防控,檢察長必須到崗!」

26歲的武漢姑娘鄭曦,2018年考入上海市靜安區檢察院工作。雖然來了上海,但她的心裏永遠住着一個武漢。對她來說,過年回家的儀式感,是異鄉人最大的堅定。1月22日,儘管當時武漢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她在忐忑不安中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原以為很快就能返回工作崗位,沒想到疫情遠比一般人想象的更加嚴峻。

今日关键词:美国无接触格斗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