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记者问室-其丈夫张关利5月30日索要工资时

美军占叙利亚油田

張關利的徒弟閆福章向新京報記者回憶,當日下午,張關利喝醉酒後,鬧着去要工錢,兩人前往工地找到工頭,但工頭並未給錢,一氣之下,張關利拉下了工地的電閘。

6月29日,新京報記者聯繫到張關利的妻子金女士,其告訴新京報記者,張關利系烏蘭察布市察右前旗人,今年43歲,身份證顯示年齡比實際年齡大5歲。自己沒有工作,在家照顧孩子,一家三口的經濟來源都靠丈夫在工地里做木工掙錢。

工頭報警后,警察將張關利和工頭帶回派出所問詢。閆福章在後面開車,一同前往派出所。閆福章稱,張關利要的工錢大部分是去年年初未發的工資。

醉酒被關入候問室 兩次撞牆民警均在場

監控視頻中的生死9秒29日,新京報記者獨家獲得一則視頻,疑似案發現場監控。新京報記者觀看視頻后發現,張關利兩次撞牆相隔僅9秒。

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第15條,醉酒的人違反治安管理的,應當給予處罰。醉酒的人在醉酒狀態中,對本人有危險或者對他人的人身、財產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脅的,應當對其採取保護性措施約束至酒醒。

金女士稱,5月30日,張關利去工地索要工錢,工地不願給錢,雙方起了爭執,張關利就拉了工地的電閘。

5月30日,張關利死在內蒙古自治區五原縣西環派出所。五原警方發佈通報稱,張關利系用頭撞牆,倒地昏迷后重傷身亡。

5月31日下午,張建利在五原縣醫院太平間里見到了張關利遺體,遺體頭部有外傷,臉上都是血。他問醫院要診治記錄和死亡證明,對方都沒有提供。

6月28日晚,五原縣公安局發佈的警情通報中,並未提到張關利曾醉酒一事。但同日,五原縣公安局一工作人員曾告訴新京報記者,張關利接受問詢當日,曾醉酒鬧事。

事件因一張網傳圖片引發關注。圖片中,一女子站在路邊,脖子上掛着半人高的白色紙板,旁邊一男孩抱着一男子遺像。紙板上的內容為,其丈夫張關利5月30日索要工資時,被拘留至五原縣西環派出所,于當日死亡,事情至今將近一個月未解決。

張建利自稱自己戴着耳機看過監控視頻,其向新京報記者回憶,監控視頻聲音顯示,張關利曾找警察要煙抽,被拒絕。

男子死在派出所,家人街頭舉牌

對於張關利醉酒為何沒有人控制其過激行為,上述工作人員稱,張關利所在的候問室內牆壁系軟包:「應該是……傷到腦子或者傷到了脖子」。記者詢問詳情時,其表示,此案交由治安大隊負責,具體情況自己並不清楚。

「男子派出所身亡」續:死者曾9秒中兩次撞牆

29日,新京報記者獨家獲取的案發現場監控視頻顯示,案發時,張關利處於西環派出所候問室,共撞牆兩次。第一次撞牆后,一名身着警服的人打開候問室門,9秒鐘之內,張關利第二次撞牆。

張關利的三弟張建利告訴新京報記者,「我哥當時喝醉了,在派出所撞了兩次牆,警察都在場。」

閆福章告訴新京報記者,那天自己從派出所院門外準備離開時,聽到了派出所內傳來「砰」的一聲,聲音很大。

內蒙五原縣「男子派出所身亡」續:死者曾9秒中兩次撞牆

五原縣公安局28日深夜發佈通告稱,2019年5月30日17時40分,五原縣公安局西環派出所接到110指揮中心指令稱,瑞京摩爾城有鬧事者關掉工地電閘,擾亂正常施工。處警人員迅速到達現場,依法將鬧事者張某 (男,48歲)及工地負責人王某帶至派出所。在候問過程中,張某提出要在候問室抽煙的無理要求,在被拒絕後,張某突然用頭撞牆,隨即倒地昏迷后,張某經搶救無效死亡。

今日关键词:张雨绮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