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医疗美容-求美者一定要在正规医疗机构进行微整形项目

                                  四川男篮官宣换帅

                                  為規避手術常出現的麻醉意外,正規醫療機構術前一定會做檢查和評估,看求美者是否存在藥物過敏,或是否為潛在心臟病患者等,但非正規機構則往往會忽視這些步驟。此外,手術本身都存在風險,一旦出現意外,正規醫療機構會有完善的應急處理措施,及時給予救治。

                                  醫療美容潮暑期亂象多專家提醒操刀醫生須有「四證」當心「微整形」變「危整形」

                                  「畢業季醫療美容潮」伴隨暑期再度來臨。「整形致死」「整形毀容」而引發的醫療糾紛案件被頻頻提及。近日,媒體曝光的「微整形速成培訓班」等行業亂象引發關注。

                                  醫生、物料無資質是醫療美容最大亂象

                                  避免盲目跟風變「假臉」醫生審美要「在線」

                                  專家提醒,包括注射、手術在內,凡是闖入皮膚的醫療美容項目都屬於醫療行為,需要在醫生「四證」齊全的正規醫療美容機構進行。同時,提醒求美者整形要適度,避免因追求「極致」變成不自然的「面具臉」。

                                  不少求美者困惑,有些葯和器械在國外都被反應效果很好,是否可以冒險嘗試?袁姍醫生表示,國外的產品一般是針對適宜當地人膚質以及皮膚結構的特點研發,對白種人和黃種人並不能產生完全相同的效果,國內不經過足夠的臨床觀察,無法證實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就無法引進。提醒求美者萬不可有「小白鼠」的心態。

                                  隨着網絡媒介的一波波熱推,跟風追求「一字眉」「歐式大雙眼皮」「網紅臉」,已經成了很多求美者的審美趨勢。「追求網紅臉,在自己面部基礎並不適合的情況下,大刀闊斧地手術,帶來較大的面部創傷,得不償失。」袁姍舉例,不少求美者追求流行的錐子臉,並希望臉小到「極致」,進行大塊削骨手術后,卻變成「蛇精臉」,並且使得肌肉組織與骨頭附着點減少,面部組織下垂將超過正常速度,皮膚反而松垮得更快;而一些男性求美者盲目追求將眉弓墊高,顯得眼窩更加深邃,但由於面部基礎不夠,還需要配合顴骨、山根等其他位置同時「升高」,因而過度手術導致相貌不自然;還有求美者因追求面部飽滿,對額頭、太陽穴、鼻唇溝進行過度填充,使得面部看起來像「面具臉」,並無美感。袁姍醫生表示,美容整形一定要根據自己的長相特點進行,醫生和求美者本身的審美以及充分的交流非常重要。

                                  「不少人問我,超聲刀、綉眉那麼火,為什麼和睦家不做?」袁姍醫生表示,值得關注的是,知名度很高的超聲刀,其實也並未得到國家批准,屬於無證經營;紋綉類項目的染料也基本沒有得到國家批號的產品,染料的成分和來源都不明確,有造成過敏及感染的風險。

                                  袁姍醫生表示,整形糾紛案件中,凡是注射類項目導致失明甚至死亡的,幾乎都是在非正規醫院和非正規醫生的手下出現。比如注射玻尿酸導致失明的,基本都是因操作者並非正規醫生,對人體面部的解剖結構不了解,打錯了位置導致。同時,藥物來源並不明確,也都會造成不可逆的危險後果。

                                  北京和睦家醫院皮膚科主任及醫療美容科負責人袁姍醫生表示,每年寒暑假,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的求美者人數會明顯上升,其中青少年群體增幅明顯。不同人群對於醫療美容項目的偏好各不相同。青少年以改變輪廓為主,包括雙眼皮、隆鼻、墊下巴、削下頜骨等手術佔比最高,兒童則以祛除先天胎記和瘢痕類美容項目為主。中老年群體以抗衰為主,面部提升類項目最受歡迎。青年人群對於改變膚色、膚質的項目也很熱衷,例如美白、祛斑、祛痘、嫩膚等項目。

                                  其次是物料資質問題,正規美容整形機構的所有藥品必須有「葯證」。例如某款市場上非常火爆的水光針品牌,在國外具備可以注射的械字號,但是在國內沒拿到械字號,只有妝字號,也就是說只能塗抹不能注射。但實際上,不少醫療美容機構或者診所都會違規提供注射服務。另外,器械的資質也要符合國家規定,例如痛感較小的33號針頭,並沒有拿到國家的許可,也就是得不到相應的監管,正規醫療機構就不能使用。

                                  從事美容整形是一個非常嚴格的專業,「按照國家規定,一家正規的整形機構的所有從事美容操作的行醫人員需要具備四個證,包括醫師證、執業證、職稱證以及美容資質備案。」袁姍醫生表示,雖然醫生可以多點執業,但人數也遠遠無法與市場上整形機構的數量相匹配。「也就是說,亂的首要根源是從業人員的資格問題。」

                                  醫療美容潮暑期亂象多當心「微整形」變「危整形」

                                  「微整形」不等於「微風險」與之對應的是,網絡平台隨處可見的「微整形」的宣傳語以及被媒體曝光的4天、7天整形速成班。一些從業者沒有證照,只經過幾天學習就敢在求美者臉上注射甚至開刀。「只要是闖入式的項目就屬於醫療行為,不能因為微整形的操作微小就認為其存在的風險也微小。」袁姍醫生強調,求美者一定要在正規醫療機構進行微整形項目,否則不僅有毀容風險,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目前醫療美容市場上非正規醫療機構及從業人員叢生,並且藉助網絡平台野蠻發展,讓一部分貪圖價格便宜或「不明真相」的求美者「誤入歧途」。

                                  值得關注的是,正規醫療整形機構的求美者里相當一部分是進行修復的。「整形界專家交流時說,現在遇到一個初眼、初鼻都挺難的。」袁姍醫生透露,所謂「初眼」「初鼻」就是指第一次做整形手術,以北京和睦家醫院醫療美容科為例,眼、鼻整形手術中,半數以上求美者是在其他機構手術失敗後來進行二次修復的。修復的難度無疑比第一次手術困難,需承擔更大的風險,對求美者無論是心理、時間和經濟上都造成了更大的負擔。

                                  今日关键词:北京工地高坠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