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科技新闻>>正文

                                  农药生产-张艳璇“培育”的捕食螨开始走出国门

                                  李维嘉怼偷拍网友

                                  從1998年到2018年,「以蟎治蟎」生物技術在我國32個省柑橘、棉花、板栗、茶、蔬菜、蘋果等產區推廣4007萬畝次,提高上述產區農產品(000061,股吧)售價5%到15%,年減少農藥使用量40%到60%、培訓農民8.43萬人次,相關技術團隊與中央電視台合作拍攝科教片6部。

                                  這些養殖和存儲技術的相繼問世,解決了我國「以蟎治蟎」技術在應用過程中出現的瓶頸問題,藉此我國終於實現了工業化生產捕食蟎,結束了不能生產捕食蟎的歷史。

                                  蟎類害蟲身形微小,但其抗逆性強、繁殖速度快、研究難度大。我國是世界上受蟎害侵襲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每年約40%的農藥都用於治蟎。張艷璇告訴記者,其中,茶葉、棉花、柑橘、蘋果等作物每年要打4到15次化學農藥,由於化學農藥只作用於農作物葉子的表面,長期使用會滲透到土地,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同時影響作物的生長。

                                  張艷璇在棉花地查看蟲害發生情況林雄攝

                                  於是,從1998年起,張艷璇開始了長達20年的求索歷程。

                                  一心想改變農民生產困境的張艷璇,在恢復高考後,考入福建省一所農業院校的農學系。之後,她因學習成績優異、科研成果突出,被日本北海道大學破格錄取為博士研究生,並獲得全額獎學金。從那時起,她便走上了和蟎類害蟲的「鬥爭」之路。

                                  20載春秋,她走遍了我國20多個省、500個縣市,經過成千上萬次的調研和實驗,在我國首次利用糧食加工下腳料,成功馴養出能生長在農田、果園中,並可捕食害蟎的胡瓜鈍綏蟎,同時解決了產品包裝、冷藏和運輸捕食蟎的技術難題。

                                  助力工業化量產捕食蟎回想起剛開始「養育」捕食蟎的那段日子,張艷璇至今感慨萬千。「捕食蟎雖然對消滅害蟎成效顯著,但其也十分難被馴養,全世界能實現規模化生產的捕食蟎品種不足20種。當時,我國捕食蟎的工業化生產技術遲遲未得到突破,農民用不上這種低成本、高產出的技術,就只能沿用傳統方法。」她說。

                                  常年堅持拄拐上山調查「應用是農業科學研究與技術研發的歸宿。」科研與生產緊密結合是張艷璇一直以來工作的宗旨。

                                  「我們在基層工作,能直接收到技術應用效果的反饋。農民兄弟就看技術使用結果,如果不能解決問題,哪怕專家說得天花亂墜,群眾還是不買賬。」張艷璇感慨道,一開始,她採取傳統的「保姆式」推廣方法,把捕食蟎送給農民,但農民或是提出補貼要求,或是乾脆把產品一丟了之,這讓她「一度很受刺激」。

                                  傳統養殖捕食蟎的方法,是利用花粉或種植作物繁殖捕食蟎。這種方式不僅生產成本高、耗時長,而且由於花粉、植物葉片易腐爛,儲存和運輸捕食蟎也成了問題。面對如此現狀,張艷璇心急如焚,「但光着急沒有用,得想辦法解決問題,我一個人力量有限,那就走出去、尋求幫助」。

                                  老路不通,張艷璇決定探索新方法,即通過市場化運作推廣技術。2005年,她自籌資金,自學有關公司管理的知識,在福建省農業科學院的大力支持下,自己創辦公司,設立風險補償機制,推動「以蟎治蟎」技術市場化。「當時,我向農民承諾,如果用了技術無效,我們就賠款。同時,我們還向農民無償提供綜合防治技術諮詢及配套服務。」她說。

                                  那麼如何對抗「頑固」的害蟎?張艷璇將目光轉向了它們的自然天敵——捕食蟎。「如果說害蟎是老鼠,那捕食蟎就是貓,它們具有主動跟蹤、搜捕害蟎的能力,能把隱藏在樹縫、葉芽、莖內的害蟎一掃而光,採用生物防治手段,達到『以蟎治蟎』的效果。」張艷璇說。

                                  通過市場化運作方式,這項技術不僅在南方果樹上「生根發芽」,也在西北棉田裡「開花結果」。從2008年2月起,張艷璇「培育」的捕食蟎開始走出國門,出口到荷蘭、德國等國。同時,張艷璇從技術角度着手,不斷降低生產成本,建起年產8000億隻的全國第一個規範化、產業化捕食蟎生產基地。

                                  「4年的知青歲月不僅讓我感受到農民的樸實、善良,也讓我體會到蟲害讓農民辛勞都打水漂的辛酸。」回想起當年辛苦種出來的莊稼被害蟲毀掉的一幕幕,張艷璇至今痛心疾首,「從那時起,我就想做一個農業方面的專家,『制服』蟲害」。

                                  研發出技術只是第一步,還有更艱難的任務等着張艷璇。在實際應用中,張艷璇發現,她研製出的新品種捕食蟎,只能消滅紅蜘蛛和銹壁虱等害蟎,但對其他害蟲卻無能為力。這使得部分農民不得不再使用農藥除害,進而削弱了生物防治的效果。

                                  自1997年從英國引進捕食蟎「家族成員」之一——胡瓜鈍綏蟎起,這些「小東西」就成了張艷璇親密無間的「夥伴」。在她的悉心「養育」下,這些捕食蟎既不咬人,也不吃農作物,還能捕食紅蜘蛛等害蟎,為國內有效治理害蟎提供了一個優良天敵品種。

                                  愛國情奮鬥者拿起一個瓶子,輕輕打開蓋子,一群細小的捕食蟎隨即爬了出來,福建省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研究員張艷璇一邊細心地將這些「小傢伙」放在茶葉上,一邊耐心地指導茶農學技術。

                                  前不久,張艷璇剛剛捧得2018年度福建省科學技術獎「科學技術重大貢獻獎」的獎盃。沒顧上跟周圍人分享獲獎的喜悅,她又馬不停蹄地投入到工作中。「得獎只說明過去,未來我要乾的,還有很多。」她笑着對科技日報記者說。

                                  立志改變農民生產困境1975年,年少的張艷璇被派到福州農村插隊,過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民生活。

                                  35年來,張艷璇全身心投入到農業蟎類基礎研究以及捕食蟎相關產品的研發工作中,為推進我國農作物生物防治工作及農作物產業化作出了突出貢獻。

                                  如今,臨近退休的張艷璇每天仍是忙個不停,但她卻樂此不疲。「我很幸運,能面向國家需要,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未來,我將繼續努力,讓成千上萬的人吃上無農殘的食品,研發出新技術以減少農藥對環境的污染。」她說。

                                  為突破這一瓶頸,2012年,張艷璇提出了「一箭雙鵰」的解決方案:讓人工生產的捕食蟎攜帶蟲生真菌,它們在四處遊走捕食害蟎時,就能感染並殺死其他害蟲。

                                  十多年來,下田時為止住股骨痛,她不得不靠吃「芬必得」度日。但即便如此,她仍常年堅持拄拐上山調查,手把手地指導五萬余戶農民學技術。張艷璇笑稱,這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但長久以來,由於缺乏科學種植技術和知識,農民主要沿用傳統農藥抗害方法,未探索出其他有效途徑。「我每次下鄉看到農民在烈日下一遍遍地在果園、農田裡噴農藥,我心裏就不是滋味。這樣做只能治標,不能治本,還會污染土地。於是,我下定決心要研究出一種少打農藥還可增產增收的好技術!」張艷璇說。

                                  35年來,張艷璇坐過拖拉機,住過牛棚、馬廄,還有一次雨後不小心從岩石上摔壞了股骨,這成了日後常年困擾她的頑疾。

                                  今日关键词:剑王朝开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