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小升奥数-新东方报名参加剑桥通用五级证书考试KET、PET等级的人数

11号台风白鹿

但在2016年,教育部考試中心根據「教考分離」的考試政策,取消了培訓機構承辦考試的授權。

巨人教育負責英語培訓的楊曉紅告訴界面教育,曾經只有優秀學生參与的KET考試,現在已經成為一線城市四、五年級孩子的標配,二、三年級孩子報考也不鮮見。比KET、PET更高一級的FCE考試,一般是高中英語水平學生才能順利通過的考試,但現在不少小學生已經開始報考,甚至衝擊「優秀」的成績,而今年巨人教育有10名學生,已經通過了比FCE還高的CAE等級考試。

李洋告訴界面教育,新東方在2013年參加劍橋少兒英語考試的學生,已經接近7000人,此後每年一直保持着平均30%的增長速度。而在近兩年,新東方報名參加劍橋通用五級證書考試KET、PET等級的人數,每年都達到了上萬人。

這種做法導致很多孩子儘管拿到了證書,卻根本達不到相應的英語運用能力。「我教過很多通過PET考試的孩子,除了考試中涉及的甚至是曾經背誦過的話題知識或者回答模板,他們無法用英語正確表達自己的思想或進行深度交流。」楊曉紅告訴界面教育,這種填鴨式的教學方法,讓不少小學生們空有證書,根本無法真正應對實際的學校英語面試。

小學奧數的衰落,讓家長們加大了對劍橋英語系列考試的重視,尤其是那些有意報考主打英語特色學校的家長們。隨着小升初競爭加劇,小學考生挑戰的等級也開始水漲船高。

除了需求暴漲,教育培訓機構團體報名的取消也是如今報名難的原因之一。在此之前,培訓機構也參与了劍橋通用五級考試的組織和代理報名工作。2012年,新東方與教育部考試中心中英教育交流測量中心簽訂協議,陸續在全國48個新東方分校開設考點。新航道、北外壹佳等培訓機構也陸續宣布,成為官方授權的合作考點。

更令家長擔憂的,是及時拿到證書也仍然無法在升學中取得優勢。

培訓機構代辦的考點、報名服務取消后,報名形勢從2017年開始明顯變得緊張了起來。易貝樂英語的劉雯告訴界面教育,公司為了保證學生報名,與官方授權的考點外研社建立合作,以團體報名的形式保證報名名額。但在今年6月,這種與考點合作的報名渠道也被取消了。

需求暴漲讓考位成為了稀缺資源。在一個月前的網上報名中,服務器在報名開始前就因過度擁擠而崩潰。「北上廣深的考位三分鐘內就會被搶光。」劍橋大學英語考評部廣州辦公室一名工作人員告訴界面教育。

「拿下KET、PET證書,能夠一定程度上為小升初擇校添磚加瓦,這是考試熱度不斷升溫的重要原因。」 李洋告訴界面教育,這在北京、上海、廣州一線城市小升初已經愈發明顯。

「考試主辦方的首要任務是保證考試安全、規範。」新東方負責小學英語教研的李洋向界面教育解釋,「教考分離」要求考試培訓與組織考務分開,從而最大限度保證考試的權威性、公正性。因此教育部考試中心取消授權后,新東方從2017年3月開始不再提供考試組織、考試報名,改由考生自行去官網報名、繳費。

但這一考試被小學生「佔領」,並非考試組織方所預想的結果。劍橋通用五級證書共分為KET、PET、FCE、CAE、CPE五個等級。僅以單詞來衡量,最低級別的KET考試所需詞彙量相當於新課標初中畢業的水平,PET的詞彙量要求則與高中畢業標準一致。

在2019年,隨着各大奧數杯賽被叫停,數學科目幾乎無法再成為擇優錄取的標準,劍橋通用五級成為了最被家長們重視的考試之一。激烈競爭之下,難度對標雅思成績4.5分的PET證書也不再能成為優勢,一些小學考生甚至開始挑戰更高級別的FCE證書,這意味着他們的英語水平已經足夠用於申請許多海外大學。

在淘寶、閑魚,不少賣家公開以「考試協助」「報名教學」的名義出售代理報名服務,加收數百元左右的費用。一名家長告訴界面教育,在某家長群中一名自稱99%報名成功率的「黃牛」聲稱,上海家長只要繳納3000元就可以報上KET考試,繳納4000元就可以報上PET考試。這位兜售代報名的黃牛向家長表示,KET、PET考試將延續以往秒殺的態勢,是「狼多肉少」。

「周圍的孩子幾乎人手一個KET、PET。」

與此同時,KET、PET考試的報名學生呈現出低齡化的趨勢,從以往的高中、初中生為主變為了被小學生「佔領」。

例如在口語考試中,一些培訓機構根據歷年考試中常出現的考試問題與考官話術,設計出相對固定的問題與回答「模板」,再要求孩子背誦,造成口語考試千篇一律。

(應受訪者要求,李雷、王靜、劉雯、候婷、洪立均為化名)

王靜還是決定再去搶一次考位,她安慰自己,不管報名結果如何,至少準備考試可以督促孩子學習。「以防萬一吧,升學這件事,你不知道到底什麼有用,什麼沒有用,這是一個謎。」

沒有在夏天報上KET、PET的家長們,已經在為9月份的秋季報名在做準備,這場報名將決定孩子能否參加2019年的最後一場考試。

點擊進入專題:今日刷屏0810

除了考試報名渠道的變化,KET、PET考試報名的熱度也在近年來呈現出明顯的增長趨勢。

「我們在6月份臨時接到通知,培訓機構團報的端口全部關閉。」劉雯告訴界面教育,為了幫今年報考KET、PET的80個學生搶到名額,易貝樂英語只能組織老師去網吧不停刷新網頁,但最終也只搶到了5個名額。目前,劍橋系列考試只有統一的官方網絡報名通道,培訓機構無法取得任何報名優勢。

搶到KET、PET考試的名額,變成全國家長都在發愁的難題。看到這個需求,一些「黃牛」們開始在家長中招攬生意,號稱保證報名,把原價460元左右的報名費炒到了數千元。

「如果手裡沒有證,你拿什麼參加海選?」家長洪立對界面教育解釋,儘管證書不可能決定升學,但各類證書已經成為參加學校選拔的基本門檻,如果手握沒有證書加持的「白板簡歷」,孩子很可能連參加海選的機會都沒有。

7月底,北京的氣溫已經飆升到35度以上,人大附中的校門口卻從一大早就站滿了帶着孩子的家長。這場「早培班」選拔,可以讓小學五年級升六年級的孩子被人大附中提前招進中學,是京城家長眼中夏季規模最大的「海選」。根據房產微博「北京大馬鈴薯」給出的信息,這場選拔的實際錄取名額為200人,參与人數很可能已經突破2萬。

「已經幾乎人手一個了,沒有用。」王靜告訴界面教育,她並不認為考證會決定孩子的升學結果,但是孩子馬上就要上五年級了,再不拿到PET證書讓她心裏有些不安。

沒有明確標準、卻實際存在選拔的小升初,讓家長們必須想方設法證明孩子的實力。曾經被認為決定升學結果的小學奧數比賽,卻在2018年遭到嚴厲禁止。由於教育部陸續發佈中小學全國性競賽的管理政策,「華杯賽」「迎春杯」「希望杯」等小學奧數競賽相繼暫停舉辦。2019年1月,教育部公布了過審的競賽名單,小學奧數競賽無一過審。

「比如有的培訓機構宣傳,小學生只要學完一期課程就能考過FCE,這種做法都是在誤導家長。」楊曉紅向界面教育解釋,只有極為少數的孩子才能在小學階段達到FCE的要求,而市面上不少培訓機構為了讓孩子「沖」上更高的等級,大多採用刷題、背套路的方式應付考試。

北京家長王靜告訴界面教育,在北京市教育競爭激烈的海淀區、西城區,劍橋通用五級證書已經成為家長們討論孩子英語水平的常用衡量標準。不太熱衷「打雞血式」教育孩子的朝陽區家長,也開始加入考證大軍。

但一味追求高等級的風潮,開始引發楊曉紅的擔憂。

上海家長候婷告訴界面教育,英語一向是上海家長重視的科目,KET、PET已經流行起來,今年上海家長不僅搶光了本市的考位,還報滿了江蘇省的考位。

在教育部考試中心1996年引入該考試后的十余年裡,參与這一考試的小學生並不多。曾在十五年前參与該考試的海淀考生李雷告訴界面教育,當時的KET考試和培訓更多以初中生為主,級別更低的「劍橋少兒英語」證書就已可作為小升初擇校的加分項。「當時的初中英語教材幾乎是從零基礎教起,能學KET已經相當超前了。」李雷回憶道,「但小升初最有用的還是奧數,英語只是加分項。」

當數學無法再作為擇優錄取的標準,KET、PET英語證書成為了最被家長們重視的升學資本之一。

相比于同樣針對中學階段的英語考試,被譽為小託福的「TOFEL Junior」更多被用於美國高中的錄取申請。劍橋通用五級考試所帶來的等級階梯讓小學階段的學生能夠逐步取得成績,因而獲得了小升初家長和學校們的青睞。儘管ETS也於2014年推出了專門針對小學的TOFEL Primary考試,但其在小升初領域的認可度還不能與劍橋通用五級考試相比。

今日关键词:演员彼得方达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