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默多克新闻集团首页>>国际新闻>>正文

翻译文学-对文学作品的翻译既要传达原文的基本信息

人民币破7

文學翻譯的對象是文學作品,具體地說,就是小說、散文、詩歌和戲劇作品等。所以,文學翻譯要求譯者具有作家的文學修養和表現力,以便在深刻理解原作、把握原作精神實質的基礎上,把原作的內容和藝術魅力在譯作中傳達出來。

文學翻譯不只是一般的工作,而是一項苦差事。文學翻譯家必須有人類使命感,每位文學翻譯家都肩負着很大的責任。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1日 07 版)

好的文學翻譯家也有標準,需要具備一定的文學才華,對作品進行再創造。

翻譯一部作品時,譯者要面對諸多問題,包括譯者與原文、譯者與譯文、譯文與藝術性的問題。換言之,就是譯者分別對原作者、譯文讀者和藝術的責任問題。三個層次的問題全都解決了,譯書之人才真正具有了翻譯家的資格。

文學翻譯有沒有理論?文學翻譯有什麼樣的理論?這是一個表面上解決了而實際上頗有爭論的題目。出了那麼多的「論」和「學」,要說文學翻譯沒有理論恐怕說不過去;若說文學翻譯有理論,可是一些自成一派的理論家卻算不上一個合格的翻譯家。於是文學翻譯就有一種實踐性,有實踐而後才有理論,有多種實踐就有多種理論。

在我看來,文學翻譯與電影相似,翻譯家既是文學作品的導演,又是文學作品中所有的演員。文學翻譯家不但要有深厚的語言表達能力,而且需要具備一定的文學才華,由此才能夠表達出等同原作的思想。

好的翻譯應該不只是「翻譯」,還需要「創造」。翻譯家的創造性體現於將文學作品變為充滿美感的藝術品。對文學作品的翻譯既要傳達原文的基本信息,更要傳達美學氣息。翻譯家創造性的發揮,對於文學翻譯有着重要的意義和作用。誠然,翻譯家也應在翻譯的過程中不斷學習,以彌補自己知識上的不足。

沒有翻譯就沒有文化交流,缺少了這個中介,這個國家的文化就無法走進他國民眾心中。翻譯家承擔著用準確的語言進行表述的責任,充分表達出原文的意義的同時又能被外國讀者所接受。翻譯是文化交流中最基礎、最重要的事情。在文學翻譯的過程中,翻譯家集讀者、闡釋者和文學再創造者於一身。

好的翻譯家應當讓讀者分辨不出哪個是原文,哪個是譯文。只有當我自己在閱讀譯文時,都可以忘記那譯文背後的另一種語言,讀者才能走進作品。好的翻譯家尊重並如實反映原文作者的風格與用詞。好的翻譯家若用其母語進行創作,大約也能寫出像樣的文學作品。好的翻譯家能夠識別出原文作者的風格特點,在遵守作者意圖的同時將其傳達給外國讀者。當然,好的翻譯家在其中可能需要運用不同的翻譯技巧,進行輕微的調試。

而翻譯理論旨在將翻譯實踐中獲得的知識條理化、公式化或者圖表化,由此形成理論知識。但大多數翻譯家對翻譯的深刻體會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因此,翻譯理論實際上對需要意會的內容幫助甚微。顯然,意譯難於翻譯理論,但這並不是說意譯具有神秘性。

我一直認為,如果想要了解一個國家,必須去閱讀這個國家的文學作品。

文學翻譯是一項複雜的工作。茅盾曾說,文學翻譯是用另一種語言,把原作的藝術意境傳達出來,使讀者在讀譯文的時候,能夠像讀原作一樣得到啟發、感動和美的感受。蘇聯翻譯理論家加切奇拉澤認為,文藝翻譯是把用一種語言寫成的作品用另一種語言再創造出來。

從大學二年級起,我開始嘗試翻譯中文圖書,老舍的《駱駝祥子》成為我的第一部譯作。畢業后,我做過各種領域的翻譯,但一直最吸引我的就是文學翻譯。幾年來,我已把多部中國文學作品翻譯成阿拉伯語,其中包括魯迅的《狂人日記》、畢飛宇的《推拿》等。2017年,我翻譯的《推拿》獲得埃及《文學消息報》最高翻譯獎。目前,我正在翻譯王蒙的《這邊風景》。

文學翻譯家應該也是文人。(作者為埃及中國事務研究員、文學翻譯家)

今日关键词:保时捷女司机首发声